心里压力有时候比朝着敌人放上三轮齐射的羽箭还要管用,两位大将军站在石头城下什么都不做也足够让城里的水匪心里发毛,名声足够大,况且是杀名。

  “不急。”

  沈冷笑着对谢九转说道:“先去治你的伤。”

  谢九转讪讪的问了一句:“大将军不会想自己指挥吧?”

  沈冷笑道:“说了你是先锋,让你打,就是你打。”

  他问:“之前带队杀上去的那个校尉叫什么?”

  “叫张永。”

  谢九转道:“是卑职的部下,已经在南平江水师有三年多。”

  沈冷的眼睛眯着,谢九转大概就猜到沈冷什么意思了。

  “他的伤怎么样?”

  “问题不大,医官已经治疗过,好在射中小腹的那一箭进去的不深,肌肉练的好也是有一些用处的。”

  沈冷道:“如果他没事的话,回头我找人写调令,你带和他一块到我东海水师来报到。”

  谢九转有些为难的看了沈冷一眼:“不太......不太方便。”

  沈冷:“为何?他不愿意吗?”

  “也不是......是,是刚刚孟大将军先和卑职说了一声,然后也去见了张永,张永听说大将军要把他调到东疆刀兵,一兴奋就直接答应了。”

  沈冷回头看向孟长安:“你什么时候去见的张永。”

  孟长安耸了耸肩膀:“在你刚刚去茅厕的时候。”

  沈冷:“你怎么能这么无耻?我只是去大了个便你就把人挖走了。”

  他忽然反应过来什么,连忙有问谢九转:“你被他挖走了吗?”

  谢九转:“那哪儿能,孟大将军刚刚倒是和我说来着,不过我已经答应大将军你了,自然不会再答应孟大将军,卑职更愿意到水师。”

  沈冷点了点头:“不去就对了,张永去了刀兵他会后悔的,那边可弯了。”

  谢九转:“......”

  孟长安:“还弯的过你东海水师?”

  沈冷:“嘁......东海水师的汉子们梆硬梆硬的,如同大宁的制式黑线刀一样笔直,宁折不弯。”

  孟长安瞥了他一眼:“说正事。”

  沈冷道:“正事已经说完了,现在去睡觉,明天一早再打。”

  孟长安点了点头:“那就去睡觉。”

  谢九转有些茫然,他等沈冷和孟长安走了之后,拉了陈冉一下:“两位大将军为什么不让直接进攻?虽然石头城比较高而且颇为坚固,但我们现在士气正盛......”

  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冉打断,陈冉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问你个问题。”

  谢九转问:“什么问题?”

  陈冉道:“两位大将军有必要亲自到阵前来吗?打几千水匪而已,其实根本不值得他们临阵,这不仅仅是身份不身份的问题,若是让人知道了打一些水匪也要两位大将军率军还亲自临阵冲杀,这会被人笑话说大宁无人可用,两位大将军脸上无光,你脸上也不光彩。”

  “但是他们两位为何要上去看看石头城的防御?不管是沈大将军还是孟大将军,都不会亲自临阵指挥更不会上阵杀敌,却还是上去了,你想过吗?”

  谢九转一怔:“没有想过,我以为只是正常的上去随便看看,是临阵指

  挥的习惯。”

  “对付一群水匪,动用一位你这样的五品水师将军其实已经足够了,如果不是他们人多的话,只有几十人或者上百人,连你亲自带队上去都是掉价。”

  “两位大将军是在帮你,他们站在那,自报姓名,那些水匪就算是不怕,压力大不大?”

  陈冉问。

  谢九转点了点头:“肯定压力大,所以我才想着趁势进攻,一举拿下石头城。”

  “瓜娃子。”

  陈冉看着他笑道:“以后到了水师,你多请我喝几顿酒我多教教你......两位大将军为什么说明天一早再打?是因为在等水匪精神近乎崩溃的时候,第一,你说的趁势进攻并不合理,最适合进攻的晚上,哪怕是今晚打也比你现在带人上去合理,因为敌人的羽箭数量有限,他们不敢浪费,所以夜晚进攻伤亡会更小。”

  “第二,我说今夜进攻比现在进攻合理,水匪会不会猜到?”

  谢九转想了想,点头:“会,他们也会警惕今夜我们进攻。”

  陈冉又在他肩膀上拍了拍:“去治疗你的伤吧,然后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,睡醒了饿了就吃,吃完了再睡,明天天亮之前打起精神就行。”

  说完陈冉就走了:“我也先去找地方猫一会儿。”

  谢九转总算明白过来,两位大将军现身在石头城下,并不是真的只是观察地形,最主要的是给对方压力,让他们不敢放松,他们白天不会放松晚上更不会,会整夜提防着。

  明天天亮之前,敌人的体力和精力也就差不多到极限了。

  所以谢九转笑了笑,把自己的亲兵叫过来:“今夜,每隔一个时辰往石头城那边放箭,不要心疼箭,一次最少每个人放五支箭,选二百人,放完了就回来。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长宁帝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娘亲快跑,爹爹追来了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长宁帝军最新章节